Site Loader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一个头两个大?英国医生神操作!

7月17号BBC Health板块上更新了一则新闻,虽然这则新闻被分配的版图不大但却格外吸睛,因为这配图及标题。。。

连体婴儿,分头手术。。。点开了文章链接后给人的感觉也是五味杂陈,百感交集。

 

图中这对双胞胎婴儿来自巴基斯坦的一个普通家庭,她们的母亲Bibi在怀这两个孩子前,已经生了七个孩子了。 即使生活负担沉重,Bibi和丈夫依然决定尊重这两个孩子出生的权力。然鹅不幸的是,就在两个孩子出生前两个月,Bibi的丈夫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。。。

 

祸不单行,在超声波扫描之后,Bibi被产科医生告知,这对双胞胎可能会出现连体现象。但是当时并没有告知Bibi两个孩子会在何处相连。

2017年1月7日,两个小姐妹由剖腹产,在白沙瓦的Hayatabad医院出生。她们长相漂亮,眼睛有神,十分惹人喜爱,但她们的头部却是相连的。。。

 

家人都非常喜欢他们,爷爷给她们分别取名叫Safa和Marwa。大约在出生一个月后,双胞胎从医院出院,但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医治她们的希望,为两个小天使积极寻找能为他们进行分颅手术的医生和医院。

当双胞胎三个月大时,家人与世界领先的儿童医院之一 – 伦敦大奥蒙德街(GOSH)的儿科神经外科医生Owase Jeelani取得了联系。大奥蒙德街医院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儿科医院之一,最让Bibi欣慰的是,大奥蒙德街医院曾经有过两次分离头部相连的双胞胎的手术经历。

 

在看到女孩的头部扫描后,大奥蒙德街(GOSH)的儿科神经外科医生们表示他们有信心安全地分开两个孩子,但手术最好在孩子出生未满12个月时做,因为那时候孩子的恢复能力更好,成功概率越高,可以达到手术最好的效果。

2018年8月。英国的签证已通过,但医疗资金成为了问题,该手术不受英国的NHS系统资助,Owase医生只为两个孩子筹集到了支付医院护理所需的少量资金。

时间流逝的很快,转眼Safa和Marwa已经19个月大了,远远超出了最佳治疗时间段。任何进一步的延延迟都可能意味着手术分离变得更加危险,恢复能力更加有限。

 

Owase医生敦促家人带领Safa和Marwa立即来到英国。

手术费用妥善解决

在他们到达后不久,当Owase医生和一位律师朋友共进午餐时,他告诉她双胞胎的故事后,律师拿起她的手机拨打电话。一位富有的巴基斯坦商人Murtaza Lakhani听过这件事后表示愿意承担她们的治疗费用。

费用问题解决了,但GOSH儿科神经外科团队依旧不能放松警惕,因为根据以往记录,颅骨连体双胞胎每250万新生儿就有一例。大多数婴儿都无法生存超过24小时。每个病例都是独一无二的,自1952年第一次尝试以来,颅骨双胞胎的分离手术全世界仅被报告了约60次。

GOSH医护团队

为了成功地分离Safa和Marwa,大奥蒙德街医院建立起了一个多达100多名医护人员的手术团队:从神经外科专家,麻醉师,整形科医生,到生物工程师、3D建模设计师等,开始了复杂的准备工作。

 

虽然孩子们错过了最好的手术时间,但最近这些年的技术进步或许能弥补这个缺憾。

比如新的医学3D扫描和打印技术,能帮助医生们在实际手术前,详细地了解双胞胎的大脑连接情况,并在模型上模拟和练习手术。

 

 

扫描显示女孩有两个明显的大脑,但这些都是畸形的。每个大脑的右半球都向上伸出90度,伸向另一个双脑的脑腔。

如果女孩要接近正常形状的头部,这种扭曲的形状将需要被纠正。

而手术团队最关心的是如何分离复杂的静脉和动脉共享网络。因为每个连体双胞胎都给对方提供血液。切断这些脉络联系有可能使大脑缺乏营养并导致中风。

第一次手术:分开双胞胎的共同动脉

 

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的早上08:00,GOSH的医院的近20名医生聚集在一起。每位员工都十分却似明确自己在手术中的角色。

“我们经历过一切细节 – 重复排练。这是真实的时刻,一切都必须完美,”参与手术的Dunaway医生说。

手术的第一步,是打开Safa和Marwa的头骨。这个开颅的方式之前模拟过多次,是医生们看来最适合的方式。

打开颅骨后,医生们就能接触到Marwa和Safa融合在一起的大脑。

Owase医生放下一般的手术放大镜,换成了更强大的显微镜:这个显微镜能够让Owase看到双胞胎血管的微观结构。

第一次手术总共持续了15个小时。

Safa和Marwa的大脑共用动脉顺利被分开,并用一块非常柔软的医用塑料膜,隔开她们已经被分开的大脑部分。这能避免在之后的手术过程中,两个大脑被分开的部分重新连接。

手术后两人被送往了重症监护室。

两天后,情况稳定的两人被送往了普通病房

第二次手术,分离静脉

分离动脉的手术结束后一个月,两姐妹迎来了第二次手术。这一次,GOSH的医生们要分离两人的共享静脉。每次切断静脉的连接都有可能导致两姐妹其中一人中风。

这次手术并不顺利,自上次手术以来,已经在Safa的颈部静脉中形成了凝块。限制了大脑血液的排出。所以,当第二次手术开始后,医生们拿开支撑和隔离两人大脑的框架,Safa的血液就开始不断分流到Marwa的大脑中。

这导致了两人的血压严重不平衡:一人急剧下降,一人快速上升。曾经手术室的医生们一度以为要失去Marwa。

听着监视器的哔哔声终于恢复正常,医生们也长吁了一口气,意识到危机算是过去了,手术可以继续,两个孩子也暂时没有性命之忧。

共享血管都分离开后,医生们像上次一样,用一块柔软的医用薄膜,隔开两人已经被分离的大脑,防止血管再次重新生长连接在一起,并将她们的大脑轻轻地、缓缓地推向正确的位置。

最终手术,分离整个头部

2019年2月 – 第一次手术后的四个月。两姐妹终于迎来她们的最后一次手术!

通过几个月的规划和准备工作。 在手术室的七个小时里,两个姐妹的骨骼,大脑和组织的剩余连接都被切断,两人之间头部之间只被大脑周围的一层膜连接。

在两间不同的手术室里,两个团队同时对Safa和Marwa展开重建头骨的手术。

17个小时后,最后的重建手术完成了。

Safa和Marwa终于平安、成功地分开了!

据统计,三次手术时间总计超过50个小时,历时4个月,第一次手术在2018年10月进行,最后一次手术在今年2月11日完成,大奥蒙德街医院的儿科手术团队最终将连体双胞胎成功分离。

大奥蒙德街医院(GOSH)

位于英国伦敦的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(Great Ormond Street Hospital for Children, GOSH)是一所卓越的国际儿科护理中心,被公认为全球范围内为数不多的几家可为患有罕见、复杂或多种疾病的儿童进行诊治的医院之一。

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拥有超过60种不同的临床专科和亚专科,为英国所有医院中专科最多的医院。

GOSH世界领先专业知识包括:

  • 世界上最大的儿童心脏移植中心之一,也是英国最大的儿科心脏病项目
  • 世界领先的儿童基因治疗中心
  • 西方世界三大癌症/白血病儿童中心之一,也是欧洲最大的儿童中心之一
  • 欧洲两个最大的儿科骨髓移植中心之一(BMT)
  • 欧洲最大的癫痫手术中心,也是英国最大的儿科脑外科中心
  • 欧洲领先的联合双胞胎管理中心
  • 欧洲最大的介入放射学儿科中心
  • 英国最大的儿科中心,用于重症监护
  • 英国最大的颅面重建儿科中心
  • 英国最大的肾移植儿科中心

(GOSH户外游乐区)

GOSH在英国人眼中其实早就成为儿童疾病治疗领域的骄傲,其具备实施复杂,精准,先进的手术的能力,并且更具儿童的需求提供真正患儿所需的高质量护理,许多难以治愈的儿童疾病在GOSH可以得到很好的治疗。

 

根据《柳叶刀》杂志“全球癌症生存趋势监测报告”显示,中国0-14岁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儿的五年生存率为57.7%。而在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(GOSH),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愈率高达92%,儿童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的治愈率也能达到70%,给很多患病孩子的家庭带来希望!

Post Author: admin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